成都商報記者 鎖千程 攝影記者 劉海韻
  核心提示
  2011年,雙流富姐王若群(化名)做了一個在常人看來不可思議的舉動:因為一起涉及金額上億的股權糾紛,她將自己20歲的親生兒子告上了法庭(成都商報曾作報道)。也是在那一年,王若群與成都一家律師事務所簽訂委托合同,為她代理離婚及財產分割糾紛一案,律師費高達500萬元。
  昨日,成都商報記者瞭解到,在王若群離婚之後,只從富姐手中拿到260萬元服務費的律師事務所,一紙訴狀將她告上法庭。除了追討240萬律師服務費外,並索賠100萬違約金。王則反訴對方,要求退還130萬代理費,同樣索賠100萬元違約金。
  一紙訴狀 億萬富姐成被告
  “我都還在找律師事務所,要求退還我部分律師費,結果事務所還把我告了!”3月8日,雙流富姐王若群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去年12月,她收到法院的傳票,才知道自己成為了被告,而原告竟是自己曾經委托的律師事務所。
  王若群說,2011年,經朋友介紹,她來到成都一家律師事務所,請律師為其代理離婚及財產分割糾紛一案,合同約定分期向律師事務所支付服務費500萬元。王若群稱,她先後兩次支付了律師事務所服務費80萬元和180萬元。
  王若群稱,去年12月,她收到青羊法院的傳票。自己曾經委托的律師事務所將她告上法庭,要求王若群付清剩餘律師服務費240萬元,並支付違約金100萬元。
  對此,王若群提起反訴,請求法院判令律師事務所退還律師費130萬元,同時支付她100萬違約金。
  近日,青羊法院已開庭審理此案,但未宣判。
  一份合同 約定分期支付500萬律師費
  記者在《委托合同》上看到,雙方約定律師的工作內容是:參與王若群離婚及財產分割糾紛的談判、協商;代為起訴或應訴;代為參加調解,代為承認、變更或放棄除涉及人身關係外的財產類訴訟請求;代為提起上訴;代為簽收法律文書等。律師工作終止的時間為“案件終結”。
  合同中關於“律師服務費”載明,鑒於案件較為複雜、疑難程度高等原因,王若群分期向律師事務所支付服務費500萬元。其中,合同生效後三日內,王若群先支付80萬元;在王若群正式提出書面離婚要求前或在男方提出離婚要求之日起三日內,王若群支付服務費180萬元;在本案終結之日起三日內,王若群再向律師事務所支付240萬元。
  同時,在2011年11月27日簽訂的一份《補充合同》中寫明,若王若群分得的財產凈值總額在2億元內,她不另向律師事務所支付服務費;若她分得的財產凈值總額在2億元以上,王若群按超出總額的1%向事務所支付服務費。
  一種說法 達成離婚協議時律師沒在場
  2012年5月,雙流法院一審的判決結果是不准離婚。於是,王若群向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二審時,經過兩次庭審之後,雙方於2013年1月9日自行協議離婚,1月18日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准許王若群撤回上訴的裁定。
  成都商報記者在《離婚協議書》上看到,約定男方支付王若群5000萬元人民幣,還有商鋪、住宅、汽車等若干。王若群說,通過財產分割,她實際所得預計在1.1億元左右,“但到現在為止,離婚協議中歸我的(部分)固定資產我都還沒有拿到!”
  “後面想聯繫他們(律師),一是找到他們很困難,二是還經常喊不動!”王若群說,在她與男方達成離婚協議時,律師沒有在場給予法律服務。基於此,她向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遞交文書,解除了離婚案其委托律師的訴訟代理權。
  王若群稱,去年,她兩次向律師事務所發去快遞,告知已解除委托合同,同時要求對方退還一部分已支付的服務費,結果快遞後來又被退了回來。
  “只要結案,我都要支付500萬元律師費!”在王若群看來,她與律師事務所簽下的是“霸王合同”,違背了其簽約的本意。
  爭議焦點1
  500萬律師服務費是否超標?
  富姐
  訴請是分割5000萬元共同財產,律師服務費最多100萬元,收費嚴重超標
  律師
  根據王若群提供的夫妻共同財產清單,財產有數十億元之巨
  目前正在審理的這起案件,王若群再次聘請了律師。
  她的代理律師認為,在雙流法院離婚時,訴請是分割5000萬元共同財產,自始至終也沒有變更過訴訟請求,依據不告不理的原則,王若群最多也只能分得5000萬元。根據《四川省律師服務收費管理實施辦法》規定,標的額在1000萬元以上的,收費比例為1%~2%。也就是說,按照5000萬元計算,律師服務費最多100萬元,事務所收費嚴重超標。
  3月10日,成都商報記者來到民事訴狀上原告律師事務所的所在地,被告知事務所已經搬家了。昨日上午,記者撥通了事務所的座機,希望採訪負責人,同時留下了記者的手機號碼。截至發稿時,都沒有收到事務所的回覆。
  不過,昨日下午,記者電話聯繫上了“離婚案”中王若群的代理人鮮律師。目前,鮮律師已新加入一家律師事務所,擔任合伙人。
  在事務所起訴王若群案中,他也受托擔任訴訟代理人。“是暫按5000萬(標的)繳納案件受理費!”鮮律師解釋,離婚案,最初往往不明具體涉案數額。
  鮮律師說,根據王若群向他提供的夫妻共同財產清單,標的達數十億,是近年來出現的典型的大標的富豪離婚案件,律師服務費是否超標法院自有公論。
  對此,王若群的代理律師表示,這是涉案律師事務所在誤導王若群,“將王若群前夫所在公司的資產、子女公司的資產、關聯公司及姊妹的公司資產、其他股東的資產都作為共同財產來分割。”
  爭議焦點2
  律師在離婚案中起了什麼作用?
  富姐
  律師事務所誘導王若群“過度消費”,但實際上最基本的服務都沒有提供
  律師
  王若群與前夫離婚協議的達成,律師團隊在其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錯誤代理方案導致王若群一審敗訴,又誤導她上訴二審。王若群要求承辦律師參加調解,但遭到拒絕。最後離婚協議談判關鍵階段,通知律師參加但律師不參加,給王若群造成損失。”王若群的代理律師認為,律師事務所誘導王若群“過度消費”,但最基本的服務都沒有提供,“合同約定是律師團隊,但王若群根本沒有見過那麼多律師工作!”
  代理律師還說,離婚協議是王若群獨立達成的,其分得多少財產都與律師的工作沒有關係,“事實上,王若群也只分得5000萬元,協議中大多數資產因是公司資產無法履行!”代理律師稱,王若群已向法院起訴要求另行分割財產。
  “我們組成了律師團隊,在各方面都作出了卓越的工作!”鮮律師說,因王若群的離婚案還牽涉家暴,律師團隊特意邀請了有“中國公益律師第一人”稱號的郭建梅,來蓉參加離婚案的一審訴訟。鮮律師認為,王若群與前夫離婚協議的達成,律師團隊在其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鮮律師稱,律師團隊完成了合同約定的工作,在只剩下到法院領取法律文書這一個步驟時,王若群背著律師團隊向法院提出解除律師的訴訟代理權。
  對於王若群提出的“聯繫律師困難”,鮮律師稱該指責毫無依據,他認為王若群的做法與想逃避律師服務費有關。  (原標題:億萬富姐離婚 500萬律師費惹官司)
創作者介紹

1201

zq96zqiif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